karei/休息中

我是香零/karei

現實多忙所以休息中~
一カラ、御澤、安清、鶴鶯
有時間的話會把想寫的東西補一補。

噗浪: hijigin_knk 歡迎搭訕
微博: @香零_karei

【一カラ】誰也不知道的○○結局 (改詞)

第一次聽這首歌超感動的,真的是很棒的歌
第二次就想到色松然後就輕率的來改詞了,不好意思
雖然原本的歌詞副歌部分沒改多少~非常自我滿足的..
然後說是改詞也是改中文翻譯的部分而已,日文無能(廢物)
派生太多了好難選阿可惡。
樂團的阿首領的阿偶像的阿神話的阿小說家阿也都好想寫進去阿~~



-----------

神原曲:誰も知らないハッピーエンド / 誰也不知道的幸福結局
傳送門:youtube/niconico
作詞/作曲/編曲:40㍍P

唄:Fukase

翻譯參考借用:黑暗新星

改詞:karei

興趣上使用如有侵權請告知。

-------


很久很久以前。 
在某個地方有六胞胎裡的次男和四男, 
在小小的家中度過著簡樸的生活。

 

在工廠工作時,突然有黑手黨上司出現纏上班長先生。 
在保健室裡,試探對方真心害怕踏出一步的師生戀情。

 

……並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 
只是度過著平穩的每一天。

 

住在同一個家中,吃著同樣的米。 
雖然沒有任何一件戲劇性的事情。 
但那對兩人來說也是美妙的故事。 
晚安。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很久很久以前。 
在某個地方有六胞胎裡的次男和四男, 
在小小的家中度過著簡樸的生活。

 

天狗與救下的貓又在森林裡冒險生活。 
當著不襯職的神職人員禁忌的互相思念。

 

……並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 
只是度過著平常的每一天。

 

一同度過歲月,皺紋也不斷增加。 
雖然回過頭去就連腳印也沒留下。 
但那對兩人來說也是美妙的故事。 
早安。故事開始,故事開始。

 

不去尋找遺失的東西,也不去尋求讓他人注意自己。 
只是將微小的幸福, 
互相分享著一路走來。

 

哪一天再與彼此相遇,再與彼此墜入愛河。 
雖然並沒有期待戲劇性的事情。 
還請讓兩人輕輕地度過平靜的每一天。 
直到陷入永眠之日為止。

 

晚安。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誰也不知道的色松結局-


清個蜘蛛網

好久不見...

先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得喜歡、關注
對一個超廢新手來說大家的關注鼓勵真的事我很大動力。・゚・(つд`゚)・゚・
然後私事有點忙超久沒更新真的對不起<(_ _)>


御幸生賀會盡量擠時間出來生文
跟榮純生賀那篇有關係嗎還不知道www
但請不要期待大概生出來可能性非常低

基本上都在噗浪發廢文歡迎找我玩(沒人要)

香零(karei)

◆A【御澤】試著投直球吧。[澤村生賀]

*澤村高三,御幸大一
*兩人交往中
*未來捏照設定有

*小春也有出場喔

*OOC跟BUG可能有

*感謝心友幸たん賜梗跟催我稿還幫我抓蟲QQ
*榮純生日快樂



----------
    
    



        兩人開始交往,已經經過2個月了。

        

        從御幸高一時兩人相遇、高二真正開始接觸並喜歡上、高三一起搭檔打進全國冠軍,最後畢業時那個平常愛欺負人的前輩難得溫柔的一邊安慰那個捨不得前輩離開的愛哭鬼後輩一邊告白後,兩人順利的開始交往。   


        那是一個櫻花盛開的季節。


        「御幸前輩~!沒想到你也順利的畢業了呢!!」
        

        在幾乎所有有畢業生可送的的後輩們都集中在校門口拍照、留話、道別時,只有兩人留在在校園裡人煙稀少的校舍間長廊外的櫻花樹下。
        

        「說什麼傻話~我又不是你~倒是你明年這時候能畢業嗎~?嘻嘻」
        

        「唔?!別、別小看我了!!我澤村榮純怎樣的補考都可以通過!!只要有金丸他們......」
        

        「那是啥阿,建立在補考還有依靠別人的前提上....嘛算了,真有你的風格阿。」

        御幸一邊淡淡的笑著一邊輕撫著在自己面前逞強的變成了貓眼,總是讓人操心的後輩的頭。

        跟以往像要故意惹對方生氣或是在球場上為了讓他放鬆的粗魯地弄亂頭頂不同,那即將離開學校的捕手非常輕的、非常溫柔的,用著那平常用來接左投手球的對方最喜歡的左手,像在安慰般的,又像是帶著悲傷地細細品味這可能最後一次,屬於兩人的親暱動作。

        因為這撫摸,澤村回想起在餐廳、在校園走廊、在御幸寢室、在販賣機前、在投手丘上,這雙大手不管在哪,都一定會搭上自己的頭頂,每次都以不同的感情撫摸著自己的頭髮,雖然一開始覺得很難為情並且對自己被當成小狗小孩的待遇感到不滿,不過隨著認識時間越長、兩人之間發生越多事、感情越深,就算不想承認,但自己已經喜歡上了不管在哪裡都能讓自己感到安心的那雙手,想想這樣摸著自己的手要離開了,忍了很久的淚水終於湧上來。
       

        真是的.....本來想笑著送行的,至少在這個人面前......


    「阿,抱歉!!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這就先失禮了!」低著頭勉強的,用顫抖的聲音撒謊道別後,澤村準備轉身離開,不斷的在心裡提醒自己至少要消失在御幸視線中才能落淚。御幸當然察覺到了,他也不會就這樣在聽到那樣快哭出來得聲音後還放澤村離開,加上他還有話還沒說出口呢。


    「等等,澤村。」

        轉身都還沒開始邁步向前就感覺到左手手腕被抓住,接著被充滿力道的順勢被拉入懷中,后腦勺跟著被按上,下巴就剛好倚靠在對方肩膀上,是一個溫柔卻有力的正面擁抱。

        

        「御...幸...?」

        

        「可以喔,盡情的哭吧,澤村。」

        本來就忍耐快到極限,又從自己耳邊聽到前輩這樣溫柔語氣,感受那強而有力的擁抱,澤村的淚水終於潰堤而下,並且也緊緊的回抱御幸。

    

        「想讓...御幸前輩...嗚...接更多...我的球....」「嗯。」

        

        「為什麼...要畢業...呢..笨蛋....」「嗯。」

        「澤村,你記得去年這時候嗎?」「史...嚜?」

        「阿哲學長他們畢業那時,你也像這樣抱著我哭很慘吧,我那時阿,雖然知道你真的很喜歡他們,他們的實力也的確讓人尊敬並值得你那樣大哭,不過我還是覺得非常的嫉妒阿。」


        話說到這,御幸按著澤村的肩膀,將他從懷中推出讓他與自己面對面。
        「御幸..前..輩...?」澤村臉上還掛著淚水和鼻水,一副哭得很狼狽的樣子,注視著御幸認真的雙眸,跟平常在球場上的認真很像卻又不一樣,他第一次看見御幸這樣的眼神。

        「阿阿,不過看到你現在也能為了我大哭我安心了阿,自己性格真的很惡劣呢....澤村,我喜歡你,從很久以前就一直,不是朋友間的喜歡。」


        「诶诶诶诶诶?!?!那個御幸一也??喜歡我!!??」面對御幸突然的告白,澤村連眼淚都嚇的停下了。

        「哈哈,我是前輩。話說你這麼驚訝還真是讓我意外呢。」


        「因為....御幸前輩...平常是那種態度,突然間說喜歡我誰會相信啊!!反正一定又是在耍我吧!」

        不不,整個隊上大概只有你不知道了。

        「唔努努努努...無法相信.....我居然跟御幸前輩兩情相悅什麼的....阿、糟糕!!」

        等等澤村,你剛剛說?


        「什麼都沒有啦你聽錯了哈哈哈,話說前輩妳也別開玩笑...唔?」
澤村話都還沒說完,雙脣就被御幸迎面堵上。
        

        「那這樣,你相信了嗎?」

        又是那個眼神,熱切而銳利的彷彿會將自己看穿,與那眼神相對比的是澤村幾乎沒看過的御幸稍微帶點羞澀的表情,臉頰上,淚水才剛成為淚痕又湧出了新的淚水浸濕了臉龐,接著他把臉再次埋進了御幸肩頭。

        在校園裡最大棵的櫻花樹下,兩人更深的互相擁抱彼此。

        「請等我。」

        「嗯。」


---




       多麼令人感動的心意相通的浪漫場景下兩人開始的交往後一定也應該很甜蜜的吧!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從那天御幸畢業後,別說是見面了,連電話幾乎也不打過來,簡訊跟郵件的內容也都很簡短,澤村雖然不太懂戀愛跟交往之類的,不過他可以從班上女同學那借到的少女漫畫確定並沒有情侶是像他們這樣,更何況他們不是剛交往的熱戀期嗎?!

        御幸那混蛋,這兩個月之間就算大學新入學再怎麼忙,也不至於說連回來看一下大家練習然後順便接一下我的球之類的一次都做不到吧,明明大學就在距離這裡不到6站的距離!果然又是再耍我嗎?可惡!希望他在學校踢足球摔倒、打排球用臉接、走路摔進水池裡、還有.....

        就在澤村詛咒自己戀人怎麼在大學出糗落難,手機正好響起,正好來自剛剛被詛咒的當事人。

        「诶?這個時間打來?」澤村躺在床上,猶豫著要不要接,現在已經過了青心寮的熄燈時間了。

        「澤村前輩,電話響了喔....」

        「啊,抱歉,吵醒你了嗎?我去外面接。」因為這個短暫的猶豫吵醒了睡在正上舖的後輩,拿著手機,澤村下床,走出了寢室外並在長椅上坐下才把電話接起。


        「喂?」

        

        「呦~這時間打過去抱歉啦~吵醒你了嗎?」


        電話的那頭是那讓澤村想念的那讓人火大卻又不得不承認的好聽聲音。


        「不會,我還沒睡...」

        雖然剛剛才在那樣咒罵對方,不過澤村還是對這難得的兩人通話感到非常開心的。

        「太好了~抱歉都沒什麼打電話過去阿,覺得寂寞嗎~?」

        「真是感謝您的關心喔!不過並沒有!!」


        「诶~明明我要畢業那天還很可愛得哭著叫我別走的說~」

        「根本沒那回事吧!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要掛了,晚安。」

        「抱歉抱歉~等等啦~有事啦!澤村,你下星期日,有空嗎?」


        「下星期日嗎?我沒記錯的話,那天正好OFF也還沒有安排行程....怎麼了?難到終於想起要來接我的球了嗎??」

        「不不~接球什麼的下次吧,不是要接球是要去接你的人喔❤」

        「蛤?!」

        「就是約會啦!約~會!我們都交往一陣子了吧~剛好我學校這邊也沒這麼忙了」


        「約、約會?!....」

        雖然原本就預料到會是這反應了,御幸想像此時電話另一頭一定害羞的滿臉通紅加上變成了貓眼了吧,真有趣。

        「別這麼緊張嘛~說是約會也只是在市區逛逛、一起吃個飯、看場球賽而已~你來東京這麼久了,還沒什麼離開青道過吧~也沒看過現場的球賽吧?不想跟我去看看嗎?」

        「........想」

        「那就這樣定了,當天在車站見喔。」

        「嗯,知道了.....吶....御幸前輩....」

        「嗯?怎麼了?」

        「前輩...在學校很忙嗎?都在忙些什麼呢?」

        「沒什麼啦就新入生嘛~各種雜務而已~你不用在意~」
        

        「是這樣嗎.....」


        御幸前輩一直都這樣,從不多說關於自己的事,又常常把所有事一個人扛下,之前一年級秋大那時也是,為了不讓隊上的大家..包括我擔心跟動搖,所以隱瞞自己受傷的事,但我不喜歡他這點。

        「嗯,到是你狀況如何阿~不會因為最喜歡的御幸前輩不接自己的球然後就投不好了吧哈哈~王、牌、大、人?」

        「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的吧!!!再說御幸前輩在的時候也沒什麼在接我的球阿!!反而是愛欺負人的前輩終於走了我正輕鬆著呢~」

        「哈哈,你又來了~真是不坦率阿...雖然這樣也很可愛❤」

        那充滿餘裕的樣子果然很讓人火大阿──澤村咬牙想著。

    
        「....應該沒什麼事了吧?很晚了我要去睡了!辛苦了!!再見!」

        「嗯,晚安喔澤村,很期待呢~下星期日」

        「喔....晚安。」

        切斷了電話,澤村仍坐在長椅上,抬頭仰望著跟家鄉長野大不同,沒有什麼星辰的夜空,想想剛剛的對話,覺得心情有點複雜。

        好火大。不管是那個刻意製造出的餘裕的態度,還是那個不敞開心胸依靠別人那個奇怪固執,一切一切,都讓人火大。



----

        「榮純君?榮純君~?榮、純、君!!」                

        「阿?!小春?!怎麼了?」吃飯吃到咬著筷子放空直到春市大聲呼喊澤村才回神過來。                


        「真是的...從剛剛就一直心不在焉,怎麼了嗎?」
        

        「抱歉...有點睡眠不足....」
        

        「真罕見阿....難不成是有什麼煩惱嗎?」
        

        「春っち!!你真是敏銳阿!...其實是....阿,不,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喔!!」本來對於能有人幫忙自己解決煩惱感到高興但澤村想想這種事還是靠自以解決比較好。        

        「是嗎....如果榮純君有什麼心事的話我一直都能聽你說喔~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就不用客氣了!看到和平常不一樣的榮純君也會覺得不習慣呢...」
        

        「春っち!!!太感謝你了~對不起之前都說你會故意的瞄準敵隊選手揮棒!!」                

        

        「在這裡對那個道歉總覺得好讓人不爽....」




        「嗯,事情我大概了解了。」雖然澤村說明的很混亂,但春市總算是靠著自己認識澤村到現在的理解程度及經驗明白事情得經過。
        

        「你能理解嗎?!春っち好厲害阿阿阿!!!!我自己都不太了解的說!」
        

        「簡單來說,榮純君想讓御幸前輩坦承的依靠自己吧,還有想看到御幸前輩沒有餘裕的樣子?」
        

        「喔喔喔喔喔!!!原來是那樣!就是那個!!春っち真不愧是哥哥的弟弟!!」
        

        「雖然知道自己到底在煩惱什麼了....不過不知道該怎麼做阿......」
       

        看著這樣苦惱的澤村,春市輕輕的笑著接著開口。
        

        「榮純君,這其實很簡單喔,我認為榮純君風格的就可以了~」
        

        「我的風格?」
        

        「對,榮純君最喜歡的直球勝負!意思就是把全部都坦率的對御幸前輩說出來吧~!」
        

        「诶?這樣就可以??」
        

        「沒錯喔,這樣的話我想剛剛提到的那兩件煩惱都能解決喔~你看,那個人不是享受你害羞、困擾的樣子嗎?如果你一點都不害羞困擾,還直接還給他直球的話,他一定也會嚇到並變得沒有餘裕吧~接著是希望他能依靠你那裡,我覺得榮純君直接得好好得說出來御幸前輩才會知道喔。」
        

        「原來如此,這麼簡單就能解決了阿...好!!我下周日就試試看!!謝謝你阿春っち!!這份恩情我澤村榮純一生都不會忘記得!!」
        

        「太誇張了,不過如果能成功就好了呢~加油喔!」





------



        終於到了約定的日子,兩人約好在最接近青道的車站碰面,澤村穿著一身輕便的便服,他比約定的時間早到,這是睽違兩個月的見面,而且約會什麼的對他來講是第一次,這更添加了緊張感。

        這天終於到了嗎.....從那之後的第一次見面....作為戀人的第一次約會.....真是緊張阿!!不能忘記小春說的...坦率!直球!!嗯!以我風格的!!我一定做得到的!澤村榮純加油阿!!

        「喔西喔西喔ー西!!!」

        無意間把心中的吶喊脫口而出,澤村的這舉動嚇到了不少行經的路人,也引起不少注意,包括他在等的那人。

        噗,那傢伙....一點也沒變阿,居然在車站一個人喔西了起來。


        阿糟糕,一不小心就....不行不行,還是太緊張了~怎麼好像比在投手丘上緊張阿!可惡....阿!投球!對了,像在投球前的放鬆~


        「诶嘿~」

        「一個人的突然在笑著什麼呢?澤、村、君~?」

        肩膀上突然出現的重量還有從後面傳來的聲音,沒有預期的出現在澤村的身後,是那個畢業了也沒變,一樣愛壞笑的前輩。

        「御、御幸一也??!不要突然出聲阿嚇死我了!話說你從什麼時候就在了?!」


        「喂喂久違的見面一來就叫全名阿,從你剛剛喔西喔西的時後就來啦~你還真是一點也沒變耶真有趣~」

        眼前一手扶著自己肩膀,另一手摸著自己肚子大笑的可恨帥哥,是自己男朋友,雖然原本預定打招呼時就送出第一球直球的計畫被這樣破壞了,不過也多虧這樣符合兩人風格的再會讓自己冷靜下來了不少"感覺今天絕對會成功!"這樣想著的澤村瞇著眼睛充滿自信的笑著。

        沒有自己預期的炸毛,也沒有期待的貓眼,居然還笑得很詭異,多疑的御幸馬上查覺到澤村的不同以往。

        ......不不不不不可能的,雖然這樣說自己戀人有點過份不過,他可是澤村耶。

        「吶、澤村,其實我現在要先回老家一趟拿個東西,本來想說集合什間前能拿完回來的結果沒想到你這麼早到,所以在這等我一下好嗎?很快的。」

        「老家是指御幸前輩的老家嗎!!?」

        「嗯。」

        「那我也要去!!一直很想去前輩家看看呢!明明都在東京卻沒去過~」

        「喂喂別把人家家裡說得跟觀光勝地一樣阿,好吧,你受不了才剛跟最喜歡的御幸前輩久違相見後就馬上分開吧~?我懂我懂,那就一起去吧!」

        唔?!火大阿!!!不行!這裡表現出動搖來就輸了!要平常心的反擊回去!

        「對啦!就是這樣~而且都是約會了不管去哪在一起行動也很正常吧.....」

        嗚嗚...雖然很想更有餘裕的講出來,不過果然很害羞阿...虧少女漫畫(參考看得)裡面角色們能這麼自然的說出來.....重點是對方的反應?

        「喔....這麼說也對呢...那就走吧。」

        御幸語畢,快速的轉身帶路,讓澤村無法看到他的表情。

        雖然看不到對方現在的樣子不知剛剛丟的那球是好球還壞球,不過聽他那樣回覆至少是有接住了,澤村心想接著也要努力投出。

        果然這傢伙今天不太一樣阿....是說要攻過來就徹底一點阿,這樣害的我這邊也害羞了阿,是說無自覺嗎?.....嘛別亂想了我還是先顧好今天的計畫。

        兩人搭著電車,走路,座一小段公車,花了大概20分鐘,才抵達了御幸的老家。

        「到了喔,等等會先去跟我老爸打聲招呼,再到家裡拿東西。」

        「哇阿!!原來御幸前輩家是工廠阿!真不愧是帥捕!!」到了御幸家的興奮讓澤村恢復為平常吵雜的樣子。

        「跟那些沒關係吧,那不算什麼啦別呆在那了快過來。」

        御幸領著澤村,先走到了廠房大門。「老爸~我回來拿個東西喔,然後這是高中棒球隊的後輩。」

        「嗚嗚嗚嗚不孝澤村榮純,青道的王牌是也!!平常受御幸前輩.......一也前輩照顧了!請多指教!!」

        本來還在檢查機器運作狀況的御幸爸爸,聽到兒子呼喚自己便抬頭望去,看到還帶了個有精神的朋友回來,摸著帽緣向著澤村點頭微笑「嗯,你好,在家裡請自便,我還有工作無法招待失禮了」

        跟御幸爸爸打過招呼後,御幸繼續帶著澤村走向自家房門。

        「御幸前輩的爸爸,該怎麼說呢,感覺是個非常穩重的人呢~真讓人意外阿~」「你這是什麼意思阿,想說我們一點也不像嗎哈哈」

        「不,很像呢,雖然不能說的很清楚,不過那對想要專心投入的事物上盡心盡力這點,跟你一模一樣阿」


        本來還走在御幸後面的澤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快步走到御幸身旁並在語畢後對御幸投予一個真摯的笑容。

        「你阿.....」對於澤村的這一番話,御幸難得表現出害羞的樣子,右手抓抓自己後腦勺,帶著這份難為情,御幸終於走到自家門口。

        喔喔!!御幸害羞了!!果然跟春っち說的一樣!先拿下了一勝太好了!

        「我回來了~」

        進去房門後,避免不了來自那笨蛋後輩的大驚小怪。「打擾了!!!嗚喔喔喔這就是御幸一也的家嗎!哇阿阿阿這裡是玄關那裡是客廳!!還有廚房!!!一身好手藝就是在這裡鍛煉出來的嗎!?」


        「吵死了,別為了這種事別大呼小叫的阿,會吵到鄰居的喔~」「阿!!非常對不起!」


        一陣對家庭擺設的驚呼結束後,澤村便開始安靜的東瞧西瞧,御幸隨便泡了杯咖啡給澤村後,放任他一個人在客廳,前往自己的房間拿原本忘記得東西。


        「我先去我房間拿東西了你自便阿~」

        「喔~」


        這就是御幸前輩上高中前一直住的地方嗎?很簡潔的擺設,好像缺了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有股很寂默的感覺.....一直都是這樣的嗎?總覺得....胸口悶悶的,為什麼呢?

        澤村在沙發上坐下,喝了一口御幸泡的咖啡,突然注意到牆角的櫥櫃上有兩個相框各放著相片,為了看清楚相片,他走向那櫥櫃。

        拿起了一張保存比較完好,相對起來比較新的那張,是初中御幸與父親的合照,御幸拿著「東京青少棒優秀捕手」的獎狀,笑得很燦爛。

        嗚哇──那時候的御幸前輩看起來真天真可愛,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成現在這樣子呢?還有御幸前輩果然很厲害呢....

        摸著相片中御幸的臉,澤村望著相片,臉上浮著淡淡的微笑。放下手中相框後,拿起旁邊較舊的那相框,照片中有三個人,在畫面中間的小孩子笑得很天真可愛,澤村想著這應該是御幸小學低年級時候吧,跟現在不同完全是天使阿~


        再將視線移到左邊,是個年輕的男子,比剛剛那張更青澀點了不過還是看得出是御幸的父親,最後,在相片畫面右邊將手放在御幸肩膀上的女子,笑得非常幸福,能感覺得出來是溫柔的人。

        「這個人.....是御幸的媽媽吧....」

        御幸不常提起自己家裡面的事,更別說完全沒提到過的關於他母親的事,所以澤村也不太了解御幸家裡的狀況如何,看著這兩張相片,再想起御幸為何不太主動依靠別人、不向別人敞開心胸、一直都很獨立的樣子、加上他曾說過因為從小就常常自己做菜所以料理也很擅長,想到這裡,就算自己在怎麼笨也是能明白的。

        阿阿──這就全部說通了呢──真是的........

        放下照片,澤村四處尋找御幸的蹤影,還好御幸家不大,澤村馬上就看到御幸在沒關上房門的房間裡。

        「御幸前輩...」「呦,你來了阿,抱歉阿我有點忘記把它放到哪去了找不太到....待在客廳裡稍微再等我一下好嗎~?」

        「嗯?怎麼了?這麼認真的臉??難不成才分開幾分鐘就寂寞了嗎?哈哈」


        「我....我會一直在御幸學長身邊的喔!!就算我很笨...又遲鈍...該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又常給你添麻煩...也不太懂怎麼跟人交往也不擅長戀、戀人間...該做的事......但是、但是我一直都是追逐著你而來的!就算你有時讓人火大!又愛欺負人!!還很色.....我還是希望......能成為你的依靠!作為一個戀人,一個搭擋,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的!不會讓你寂寞的!!」澤村說著,眼淚也跟著流下來。

        先是被澤村的突然嚇到後御幸稍微整理下思緒,阿.....他大概是看到相片之類的然後東想西想了吧....真是的....所以說笨蛋阿....真的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超乎我的期待阿,我的餘裕是不是越來越不足了呢~?

        

        「诶...好奇怪阿..眼淚...停不下來....」

        御幸走向澤村,溫柔把他抱入懷中,澤村卻以像是以後再也見不到御幸般得緊緊的抱了回去。

        「為什麼我很像被求婚了阿。」「才..不是..嗚...因為...嗚......」

        「嗯,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澤村,你知道嗎?」

        「我阿,自從遇見你,認識你,喜歡上你之後,才發現原來世界除了棒球以外也有能讓我如此入迷的事物在阿~接著能跟你在一起也是,讓我常常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喔,所以你別哭了,雖然你能為我傷心讓我感到很開心,但你這也是在否定我現在的幸福也就是你的存在喔。」

        「御幸.....」
    

        「阿阿....說出這種話意外的難為情阿....別哭了啦笨蛋,不是要成為我的依靠嗎?」

        「嗯.....」

        在澤村終於冷靜下來後,要御幸先放開他,然後大力的左右搖搖頭並拍拍自己的臉頰大聲說了聲「喔西!」候,看著御幸並開口。

        「那御幸前輩,先跟我說吧!在大學到底發生了什麼都不回來青道也很少給我打電話呢!!?有時麼煩惱就依靠我澤村榮純吧!!」

        「噗、這什麼轉換方式啊,是說馬上得意忘形了起來啊~」

        邊笑著的御幸邊往放在床邊的背包伸手過去,從背包裡拿出的是一個簡單包裝好的看起來像是禮物的紙盒子。

        「啊啊~原本是打算吃完晚餐後才拿出的驚喜啊~嘛竟然都被你這樣問了也沒辦法了哈哈~」

        「吶,澤村拿好了!」

        「這是....?」

        

        「18歲生日快樂,澤村。別跟我說你自己忘了啊~去年明明一直不斷向大家宣傳的不是嗎~」

        澤村才想起自己最近一直想御幸的事加上今年剛好在假日跟御幸出門所以也沒有其他人先祝福自己,讓他完全忘了。


        「喔喔喔我真的忘了啊謝謝!!不對啊先回答我的問題啊御幸一也!!」

        「答案就在你手上喔,打開來看看吧。」

        望著眼前可疑的笑容,不知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但不照他說的做恐怕是不行了,於是澤村開始拆起了手上的禮物盒。

        「這.....這是!?!?」

        「嗯,新的投手手套喔,你之前用的那個已經很舊了吧~而且你看看背面上廠商的符號旁~」

        「手套背上....."s.a.w.a.m.u.r.a"!?!這不是刻著我的姓嗎!?!?等等!又是這個品牌??這樣應該不便宜吧!!」


        「嗯,是特別定做的.....不過這不是跟家裡要錢買的所以你別想東想西的啊。」

        「诶?!不是花家裡的錢??難不成御幸學長....去哪拐騙了嗎!?」

        「不是啦笨蛋,打工啦,從畢業起就去打短期工....也就是為什麼沒去找你的原因啦...你不是在問我嗎.......」

        對眼前這個不把事情全部說清楚就不會明白的遲鈍後輩感到頭痛的御幸單手扶了扶自己額頭嘆氣。

        「喔喔原來是這樣!!看來我還真是被前輩愛著呢哈哈~還以為御幸前輩因為太欠扁在新學校被學長們看不順眼然後被欺負了呢,太好了原來不是我所想的那樣~!」

        「你啊....到底怎麼看我的啊...學校裡的前輩再怎麼樣也不會做那種事......」

        「嗯!太好了!御幸前輩沒事,太好了。」澤村笑著很燦爛,臉上的淚水都還沒乾跟著被從窗戶透進來的陽光照的閃閃發亮。「吶、澤村,來接球吧!」

        「诶?!現在?」

        「嗯,用新的手套,讓我成為第一個接你用新的手套投球的人吧!」

        「噢噢!!」




-小後記-

        「澤村前輩,今天狀況也很好呢。」

        在牛棚裡,旁邊待機的捕手後輩後被看到澤村心情很好的樣子並投出了很多不錯的球所以上前搭了話。

        「謝啦!!倒是你有沒有發現我今天不太一樣呢~?」

        將帶著手套的右手放在胸口,澤村像是在等對方提起。

        「嗯?新的手套?」

        「沒錯喔~!你看!!很棒吧!是我的生日禮物喔!獨一無二的!!上面刻著我的名子呢~!!」

        澤村得意的向後輩伸手展示著從御幸那得到的新手套。

        「等等澤村前輩那上面....啊不沒什麼,真是恭喜.....」

        嗯,澤村前輩不知道吧....我也說不出口啊,掌心處刻著的字。


        "miyuki kazuya"



-完-



閱覽大感謝!!這真是一篇又臭又長又瞎的文對不起。


終於趕上了.....因為學校真的事太多一度要放棄的說....
途中還有完全不想動筆的時候。
但想想入坑第一次天使生日還是不拼不行啊!!
結果一邊混一邊哀嚎還是飆了8000多字
沒有時間自己挑蟲跟慢慢修如果怪怪的請見諒!!!



◆A【御澤】「初吻」

此文參加噗浪上御沢推廣協會♦的圖文創作活動

第1回

題目:「初吻」

時間: 5/1(五)22:00〜23:30

 

*御->(?)澤,兩人沒有交往

*澤村高一御幸高二

-------------------

        結束一天疲勞的練習並且吃完了晚飯,御幸將自己份內的工作完成後在澡堂泡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正愜意的走回自己寢室。
        
        今天是星期日,下星期開始有練習賽,所以今天的特訓一直從晨練時間練習到傍晚吃飯,途中只有短短的休息,之後還接著跟監督的開會還有自主練時間接降谷的球,就算御幸已經二年級並且在一軍待了一段時間,也對這樣的"充實"感到有點疲累。

        嗯~等等把明天的英文小考複習一下就早點睡吧~

        打斷御幸腦內計畫的,是從背後傳來的來自自己笨蛋後輩的那熟悉的大分貝喊叫聲。

        「御幸一也!!!終於找到你了!!」
        
        轉身一看,果然是那笨蛋。身上還穿著球衣,手中也戴著手套,就算澤村還沒開口御幸也了解他接著要說什麼。
        
        「不要。」

        「诶诶诶!?!?莫非御幸前輩有讀心術??...才不是!為什麼我連說都還沒說就拒絕了阿!!可惡!!」

        「嘻嘻~因為你這笨蛋太好懂了,還有,你知道現在多晚了嗎,今天已經練習一整天了吧?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休息?你想成為王牌的決心就是過度練習然後導致身體故障再後悔嗎?」

        先以嘻笑態度捉弄一下澤村後,御幸馬上轉為嚴肅的語氣,對這個讓自己頭大的後輩表達他的不悅。

        「嗚嗚嗚......可是我真的很想給御幸接我的球嘛....20...不,10球就好,不行嗎?」
        
        一臉不甘心的澤村由下往上看著一臉傷腦經的前輩,雖然過度練習錯在自己,也了解為什麼御幸會不高興,但想讓眼前這個人接自已的球的心情還是無法放下。

        雖然對澤村想讓自己接球的執著感到有點開心,但有著作為隊上的正捕手有著必須照顧管理投手們的責任,也作為一個對對方作為選手的未來充滿期待的私心,不能在這裡投降就這麼寵他,但又看他已經被自己嚴肅說教過後也不放棄的態度,自己到底還能說什麼或是做什麼讓他打消念頭呢?....

 

        「這樣好了,如果你現在在這裡親我一下的話我就接,怎麼樣?親嘴喔不是臉頰」
        
        帶著半開玩笑的口吻,就算澤村再怎麼笨在怎麼遲鈍,也不會隨便就答應去親一個男人的嘴唇吧,能想到這主意的自己真是天才,雖然這方法還蠻自虐的,御幸這麼想著。

        「為什麼是親嘴??說話算話喔!」
        
        不管還在佩服自己的奇想與等待被對方強烈拒絕受傷後再說「哈哈,開玩笑的,澤村君你當真了嗎?真可愛~」來回覆後就結束接球的話題回自己房間的御幸,澤村雖然還帶著點疑問為何親個嘴就能夠接自己的球,不過能確定的是有能接球的機會自己決不能錯過,要趕在御幸反悔前!
        
        澤村心裡得到結論後立刻上前,墊起了腳尖親吻了御幸,說是親吻不如說是前者用嘴唇碰撞了一下後者的嘴唇。

        被自己預料外的反應嚇到的御幸,先是往後退了兩步後,整理一下思緒,稍作冷靜下來後影藏住自己的動搖,盯著眼前讓自己這般狼狽本人卻豪無自覺的罪魁禍首。

        「一般來講會真的就那樣親下去嗎...我只是開玩笑的而已阿你....」

        「什麼?!居然這樣!!出爾反爾又耍人你真的很過分耶御幸一也!!」

 

        無法否認,自己開完笑開過頭了,只是平常讓自己覺得既期待又有趣的那意外性,這次卻反而害到了自己,雖然是讓自己感覺被擺了一道,不過他也明白了一件事,想著想著御幸嘴角跟著上揚了起來。

 

        我就是喜歡你這點阿。

 

        「喂澤村....」

 

        「什麼事啦性惡眼鏡!!」
        

        「不管是誰,你都像剛剛那樣說親就親的嗎?」

 

        澤村對於御幸突然的奇怪質問感到莫明,自己像是那麼隨便的人嗎?!

 

        「蛤?!你在說什麼阿!剛剛那個可是我的初吻喔!阿阿~給了御幸學長應該不算吧~」

 

        「诶?!初吻!?這麼說連那個傳說中的親梅竹馬也沒親過??」

 

        這回答讓御幸感到意外,他本來認為著澤村應該是天然到極致,不懂接吻這事的對象限定為戀人,可能連家人朋友寵物都可以做,才會如此自然得回應自己要求。

 

        「為什麼要扯到若菜阿?說到底我們也不是那種關係!」

 

        「阿...這樣阿....」

 

        「吶,澤村答應我一件是我明天午休就接你的球。」

 

        「什麼!?真的嗎!!這次不能反悔喔!!只要不傷天害理我澤村榮純什麼事都可以答應!!」

 

        「以後,別在像剛剛那樣說親就親了,不管是誰都不行。」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為什麼御幸前被這麼在意這個阿....搞不懂你..」

 

        「別問了別問了說了你也不會懂得因為你是笨蛋,乖乖答應就好了現在馬上去洗澡然後回去休息吧笨蛋~辛苦了明天見~」

 

        語畢後御幸回到自己的寢室並迅速的關起房門,把後輩留在原地對著自己的剛說出的話炸毛著大喊誰是笨蛋阿!話說別說兩次阿!!

 

        「好好的明白了不是那種關係不會親嗎....那我們是什麼關係阿.....那傢伙....意思是我有機會嗎....」

        回到自己書桌御幸趴上桌上,指尖輕輕碰著嘴唇,回想著剛剛那短暫又不細膩的觸感。

        小禮,抱歉阿....我今晚大概開心到無法準備明天的英文小考了吧。

-end

活動初回大恭喜!!
就算學校事很多還是抽出時間打這篇了~
不過接下來的活動可能不一定參加了TT

盡量想了不會跟別人重複的梗,不知這算不算?

最後提醒大家不要跟御幸一樣把興奮當藉口不讀書喔~(乾

◆A【御澤】御幸吃醋短篇 (御幸視點)

*第一次寫第一人稱,如果很奇怪的話請見諒
*是上篇(◆A【御澤】御幸吃醋短篇)的御幸視點
搭配食用跟分開都可以,不過還是推薦先看完上篇
*沒有很帥的御幸前輩



-----------------------

聽倉持說,今天的比賽澤村國中的隊友們有來觀賽,連那個傳說中的青梅竹馬也來了。

起初是不怎麼在意,但上廁所時聽到倉持跟小湊弟弟的抱怨
「可惡,若菜原來那麼可愛嗎!!這不是超不妙嗎!!澤村那傢伙,回去後要好好教訓他!!」

所以就.....忍不住來看看了.....

我就在他們附近倚靠著柱子聽著他們對話內容,時不時得偷瞄一下。

「小榮!!今天你好厲害阿!果然是我們的英雄!!」

小榮什麼的.....叫得真親密....

「嗯,榮純,很厲害呢..」

叫澤村 榮純 的女孩,應該是那親梅竹馬吧,的確是蠻可愛的,而且怎麼看.....都喜歡澤村的樣子,雖然那傢伙沒自覺,太好了那傢伙沒自覺.....

「不、不會啦,是學長的話也沒辦法...」

等等...這氣氛...不是挺不妙的嗎!!?

「澤村!!該上車出發了喔~!」把自己的棒球帽往澤村頭上蓋下,我也真是幼稚阿....

「御幸前輩?!?!你怎麼過來了?!話說我看不到前面了啦!!請不要再壓我的頭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誰叫有個笨蛋讓全車的人都在等呢~」
為了自己我居然利用大家說了謊....

「你們是澤村國中的朋友吧?打斷你們敘舊不好意思呢~不過這傢伙該走啦~」

瞥了一眼那個若菜,這麼近看果然...臉紅的樣子是喜歡澤村吧。

「!!不會不會,我們才不好意思把他留在這裡耽誤了你們,那就這樣囉,榮純、下次見阿!」

糟糕...我的視線太兇了嗎,嘛能作為警告的話也好呢哈哈。

「小榮要走了嗎?那就再見吧!下次還會再來看你的喔!!」

「噢!那大家再見啦~!」

「哈哈哈走吧小榮~」吶,澤村,注意力回到我身上來吧。

「嗚哇....御幸不要跟著叫啦總覺得很噁心。」

「诶?居然說噁心...前輩我好受傷....騙人的,哈哈哈哈阿。」

「....不懂你想幹麼.....話說不要一直摟著我阿我自己可以走!!」

「不不我怕妳又迷路了阿,這樣才不會走丟嘛~」

「才不會勒!!」

沒錯,你只要注意我就好了。

-end


◆A【御澤】御幸吃醋短篇

*以下包含御->澤,若->澤,不能接受者勿入
*御澤未交往
*只是想寫吃醋的美雪
*小短篇

*時間點大概是澤村一年級夏季大賽


----------------------------

在澤村的續投下贏得比賽後,會場外澤村被從長野過來看自己的過去的赤城棒球夥伴們包圍著。

「小榮!!今天你好厲害阿!果然是我們的英雄!!」

「嘿嘿嘿....沒有啦.....厲害的全都是全都是學長們~!今天會贏也是因為他們!」澤村雖然說的很謙虛,但臉上卻掛著招牌的得意的表情。

「看到你在這麼厲害的隊伍裡還能成為一軍、上場比賽我們真的超開心的阿!!今天有來看球賽真是太好了,對吧!若菜」

「嗯,榮純,很厲害呢..」

跟其他夥伴們不同,若菜雖然看道澤村的成長很替他高興,但對從小到大最自認為瞭解對方的青梅竹馬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成長了,變得不一樣了,心情有點複雜。

「若菜!妳也來了阿!謝啦~!」沒有注意也不太可能注意到若菜心境的澤村只是燦爛的笑著感謝青梅竹馬。

「阿!對了!關於短信的事!跟你說,其實同寢的學長常常擅自拿我的手機回覆你阿!真抱歉阿!」

「诶?!什麼!??」

我應該沒有傳一些奇怪的話吧...慘了突然覺得很丟臉...

「真的很抱歉阿~哈哈學長他們總是自做主張。」我澤村榮純是不說謊不騙人的正直男子漢!!簡訊不是我回的也要好好說出來!!

雖然被澤村的爆料還有自己原來跟不認識的前輩互傳簡訊趕到心跳加速覺得羞恥,不過若菜馬上換個角度想如果簡訊會被干擾的話,乾脆趁這機會換成直接通話不就好了嗎?這樣也能更接近澤村!

「不、不會啦,是學長的話也沒辦法...」
需要鼓起勇氣說出的話還沒說出口,若菜的思緒就被突然出現在澤村頭上的棒球帽打斷了。

「澤村!!該上車出發了喔~!」突然再澤村背後出現的御幸,把自己的帽子往澤村頭上蓋下,並且故意的向下壓到遮住澤村的視線。

「御幸前輩?!?!你怎麼過來了?!話說我看不到前面了啦!!請不要再壓我的頭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誰叫有個笨蛋讓全車的人都在等呢~」

「你們是澤村國中的朋友吧?打斷你們敘舊不好意思呢~不過這傢伙該走啦~」御幸一邊說著一邊攬著澤村的肩膀並拍了拍。

「!!不會不會,我們才不好意思把他留在這裡耽誤了你們,那就這樣囉,榮純、下次見阿!」

嗚哇....是我的錯覺嗎,這個學長,剛剛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瞥,不過卻像是在瞪我?!

「小榮要走了嗎?那就再見吧!下次還會再來看你的喔!!」

「噢!那大家再見啦~!」

「哈哈哈走吧小榮~」御幸手沒有想要離開澤村肩膀的意思就這樣攬著他轉身走了。

「嗚哇....御幸不要跟著叫啦總覺得很噁心。」

「诶?居然說噁心...前輩我好受傷....騙人的,哈哈哈哈阿。」

「....不懂你想幹麼.....話說不要一直摟著我阿我自己可以走!!」

「不不我怕妳又迷路了阿,這樣才不會走丟嘛~」

「才不會勒!!」

目送著兩人吵吵鬧鬧的離開,雖然不太確定剛剛的前輩到底是不是針對自己有敵意不過若菜心想
看來自己的戀情困難度又增加了........

-end

可繼續觀看御幸視點

安安大家好久不見,
謝謝大家喜歡推薦330那篇,比我想像中的有熱度快被嚇死了
那之後腦洞大開想了很多梗不過剛好遇上學校很多事情要忙所以一直拖到現在對不起orz

御幸吃醋短篇我還有想要寫得,因為他是青道醋王(?)所以隨便想就一大堆梗wwwww有機會會繼續補完我的腦洞www

然後關於5/15榮純生日雖然那時學校也很忙,但我會加油的
一定會至少生出一篇!

最後看到這裡的各位大感謝,
我寫得這麼爛也可以看完的大家我愛你們QQ


◆A【御澤】<不足>

*第一次寫文各種不成熟請見諒
*設定是兩人交往中,時間是御幸成為隊長之後。
*因為推特上的御澤版1hr第5回主題「お風呂上がり」+第7回主題「爪」生出的半自我滿足半跟風短文
*330御澤日快樂


--------------


「澤村,等等結束後到我房間來阿,要幫你保養指甲」御幸正吃完飯準備收拾餐盤餐具。

「唔~好~」澤村回答,還一邊咀嚼著晚餐,嘴裡塞得就像花栗鼠一樣鼓起。

御幸走了之後澤村快速的把飯吃完,回到自己寢室準備去洗澡,還想著御幸之前調侃他洗澡像烏鴉點水般的亂洗所以他這次好好的泡進了浴池,洗完澡後也不管頭髮還是溼的就直接前往御幸的寢室了。

「御幸學長~我來了喔~」澤村站在御幸寢室門前敲著門說。

「喔~我這就去開門......話說,你怎麼頭髮都沒乾就來了?!」御幸打開房門後看見脖子上還掛了條毛巾、未乾的頭髮還在滴水、身上傳來淡淡肥皂香,一看就知道是剛洗完澡的澤村站在自己眼前。

「因為你叫我過來我想說不快點來不行阿,我澤村榮純可是遵守承諾又準時的!!」澤村認為自己完全沒有錯。

御幸嘆了一口氣後邊轉身走向自己櫃子並拿出吹風機一邊說著「真拿你沒辦法,快進來吧我來幫你吹乾。」

「喔~」澤村跟著御幸進到房間,心理其實因為御幸能幫自己吹頭髮感到有點開心。

御幸坐在自己下舖的床上,拿著吹風機,指示擇村坐在自己雙腿間的地上,就這樣開始幫他吹頭髮。

「你要有身為我們隊上珍貴的左投的自覺阿,這樣子輕易感冒了該怎麼辦呢?」 御幸一邊溫柔的撥弄澤村那因為溼透而不像以往般蓬鬆的棕髮仔細的幫他一層層吹乾,一邊以老媽似的口吻念著澤村。

澤村敷衍的回答「好啦好啦遵命隊長~」沉溺在那隻溫柔的撥著自己頭髮大手跟吹風機溫度適中的風裡,他安分的向後倚靠著床沿,眼睛都瞇成線的微笑著一副感到非常舒服的樣子。

御幸看著這樣享受自己吹髮服務的澤村也軟下心不再念他繼續溫柔的幫他吹頭髮。

終於將頭髮吹乾後御幸起身把吹風機收好打算開始做澤村的指甲保養所以移動到自己書桌,從抽屜拿出指甲油與護甲油。拿好之後直接在澤村前坐下,開始為他護理起指甲。

「指甲好像快長長了呢,下次也幫你剪剪吧。」

「嗯。」

「今天在牛棚看到你狀況不錯呢,繼續保持吧。」
「謝謝。」


「聽金丸說你最近考試終於在十位數安定下來了呢。」
「是呢。」

御幸不解為何平時總是吵到要死,在自己身邊像小狗一樣打轉的澤村這幾天卻安靜的奇怪、也不要求自己接他的球、現在更是冷漠,就像不想跟自己閒聊般的澤村一一的結束御幸開啟的話題。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呢?

把這問題放在心裡,他沒有開口詢問澤村,只是靜靜的、仔細的幫他塗上護甲油。

「好了今天就差不多到這裡了,你可以回去了。」都被這麼冷淡的對待了,雖然很不甘心不過御幸也知道今晚澤村不會留下來。

「喔喔!!不愧是帥捕隊長!!!還是一樣做得很完美阿,我這個澤村非常感謝你!!!」

「跟那些沒關係吧,嘛隨便你....」看到恢復精神的澤村,御幸這才鬆口氣。

澤村低頭看這自己的手,嘴巴好像在細念什麼「.....嗯...那...個..御幸..學長...」

「嗯?怎麼了?難不成是捨不得離開?哈哈!」雖然澤村跟平常不一樣所以御幸一直到剛才都沒有捉弄他,不過看見澤村這扭捏樣他還是忍不住了。

「對啦...不行嗎..(小聲)」眼前的澤村把頭壓的更低了,只能看見從脖子漫延到耳朵得那片通紅,

「澤村..你..」

果然今天很奇怪阿....現在居然難得的跟自己撒嬌了??

澤村不等御幸回覆搶先以大聲音說「因為!!最近御幸學長都只接降谷的球...沒練習的時候也都在看比賽影片或是跟學長們開會.....我知道你當隊長又是正捕手已經夠忙了不能再增加你的負擔!!所以都沒有去找你!!好不容易你主動讓我來你房間了你卻.....」

「噗哈哈哈哈!!!果然,你最棒了啊!!」御幸聽到澤村的自白後不禁抱著肚子失聲大笑。

果然不背叛我的期待阿。

「人家很認真的你笑什麼阿!!!夠了!!我這就回去!!反正也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寂寞,御幸根本不在意吧!!!期待御幸能理解我什麼的我真的是笨蛋!!可惡的性惡眼鏡!!」連敬語都省略掉的澤村憤憤說完後起身前往門前。

「抱歉抱歉www別走嘛!澤~村~」努力想止住笑意的御幸為了挽回澤村也起身。他從澤村後面跟上,在澤村握住門把的瞬間用他那比澤村大一點的左手連同門把包覆住澤村的握住門把的左手,右手則是摟住了澤村的腰並將自己身體從後面貼了上去。接著在澤村耳邊用那魅惑的嗓音輕聲的說

「我也很寂寞喔,每天都想抱你、想碰你都快忍不住了呢,所以今天能不能陪陪我呢?澤~村~君♥」

御幸在自己耳邊細語讓澤村全身酥麻、害羞的變成了貓眼。

御幸這樣太犯規了!!

澤村不想表現出自己的動搖所以大聲地「真、真拿我們家隊長沒辦法呢!!!!哈哈哈!!!!我這澤村就陪你一下吧!!!!哈哈哈~!!!!!!!!!!!」

「吵死了。還是一樣色氣跟情調全無阿wwww」御幸說著就順勢把澤村公主抱上床。

「少囉嗦」澤村笑著把雙手繞上御幸的頸部回應他的公主抱。

-完



全部看完感謝~!
沒頭沒尾莫名其妙的對不起,只是想寫兩人甜甜吵吵的橋段自我滿足。

太喜歡御澤了所以把第一次寫文獻給了御澤,是這樣的我的不成熟的第一次
這篇的御幸很有餘裕令人火大,下次我想要讓他沒有餘裕(笑)。

2/18開始看動畫然後過年每天看花不到10天就把動畫+漫畫全補完了
就這樣完全跌入鑽A坑中每天P網推特微博噗浪尋找同人
完全爬不出來也超過一個月了呢。


最後希望御澤幸福~!